羊文化——中國傳統文化的新诠釋

2015-11-06 11:29


借鑒新的文化類分方法,我們可以把中國傳統文化的基本特征概括爲“羊”文化。其羊文化特征不僅能從文化的最基本表達系統——文字的字源學意義上找到證據,也能從農耕文明的生産方式以及這種生産方式對文化的影響中找到答案。

  一、在對文化進行類分時,人們常常依據文化生成的地理環境把人類文化分爲河谷型、草原型、山嶽型、和海洋型四種文化類型;或者按照生産方式的不同把文化分爲農耕文化、遊牧文化、工商文化三種文化類型。這樣的類分方法都有其合理性,但存在一個共同的問題:所反映的只是文化的外在表現特征,沒有反映出不同文化類型的內在特質。原因是上述文化類分的依據是文化的表象差別而不是文化內在特質的不同。

  文化是有性格的存在,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性格特征。如農業文明養育出來的是溫和的和內斂的文化性格,遊牧文明養育的是粗犷的和極具掠奪性的文化性格,工商文明養育的是投機和進取的文化性格。文化的內在性格特征用地理環境或者生産方式的描述是難以准確表達的。

  在當代企業文化研究中,流行用狼性文化、羊性文化和蟲性文化概括企業的不同文化特征。狼性文化是指具有開放意識,開拓精神和充滿冒險、進取精神的文化形態;羊性文化是指溫和的、保守的、細膩的、內斂性的文化形態;蟲性文化則是指善于投機的、而又踏實敬業和一絲不苟的文化形態。

  文化形態在企業文化中的這種類分適用于對企業文化的表述,也具有相當的科學性和普遍性。這種文化類分方法極其清晰而又形象地概括了企業文化的不同外部特征,也表現了企業的文化性格和內在特質。作者認爲,盡管可以不認同用同樣的稱謂對人類文化進行同樣的類分,但這種對于文化特質的表達方式顯然是可以借鑒的,它有助于我們對于文化更深層的認識。從相當程度上講,我們完全可以用這樣的文化诠釋觀念類分人類文化。據此,中國傳統文化可以用羊性文化類型作概括,自由競爭時代的資本主義文化可以用狼性文化表達,現代資本主義文化則適用以蟲性文化說明。

  二、事實上,我們把中國傳統文化視爲羊文化也並不完全來自對于企業文化類分的借鑒,中國傳統文化從誕生時起就與羊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查閱有關“羊”的大量考古與文獻資料,我們發現,“羊”已經遠遠不再是一種作爲生物的存在,而是作爲一種觀念或者說精神滲透進中國傳統文化的方方面面,它甚至滲透進傳統中國人的性格中,並在極大程度上准確地表達了傳統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和行爲方式。

  據考古發現,距今大約8000年前的裴李崗文化時期出現了陶塑羊的形象,長江流域在約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時期也出現了陶羊。另外,考古學工作者還先後在河北武安磁山、陝西西安半坡、山西夏縣東下馮、甘肅蘭州西瓜坡、內蒙赤峰藥王廟、山東曆城龍山鎮、江蘇邳縣劉林、湖北天門石家河、湖南沣縣三元宮、雲南賓川白羊村、雲南元謀大墩子、廣西南甯貝丘、河北唐山、河南湯陰、內蒙包頭等地發現了新石器時代的羊骨、羊骨架、羊牙床、羊臼齒以及陶羊和紅陶羊。大量的考古報告表明,羊早在新石器時代已經是人類的夥伴。

  通過對字源、語源進行文化學研究,我們還能進而撲捉到大量關于羊與早期文化生成關系的信息。最早的可見的文字資料蔔辭表明,殷商時期已經“六畜”俱全。從徐中舒先生主編的《甲骨文字典》收字情況來看,以“六畜”爲字根的各部分字,其字數依次爲:羊部45文;豕部36文;犬部33文;牛部20文;馬部21文;雞部3文。其中羊部字占明顯優勢,其余次之。羊在六畜中占據頭等地位,這就爲中國古代人首先將情感價值投入並凝聚到羊身上提供了物質基礎。殷商時期是我國傳統文化生發的重要奠基時期,殷人對羊的特別關注也必將使羊對傳統文化觀念的塑成産生深遠的影響。

  經曆西周與春秋戰國的文化整合和沈澱,最遲不晚于前漢,一些關于羊的文化觀念最終定型,現將其荦荦大者列舉于此:

  (一)羊食爲養——羊與中國傳統膳食

  “養”字語源是“羊”。《說文·食部》:“養,供養也。從食羊聲。古文養。”許慎把“養”字視爲形聲字,但分析“養”字的原始結構,它又是一會意字,乃一人獻羊之象,其字根就是羊。與“養”字密切相關的另一個字是“羞”字,其原始意思與“養”相似。《說文·醜部》雲:“羞,進獻也。從羊,羊所進也。從醜,醜亦聲。”兩字比較,均有“持羊進獻之象”。不過,前者意思傾向于由食物帶來的滋養,所以有供養之意;後者則傾向于指食物本身,所以“羞”乃“馐”的本字,是食物的總稱。

  中華民族自古以素食爲主,所以,許慎在《說文》中說:“食,一米也。”但以米爲食畢竟爲果腹之需。因此,中國人在原始時代便有了家畜的喂養和食用。當時,豢養的家畜主要有羊、豕(豬)、犬、牛、馬、雞六畜,羊居首位,其原因在于“羊在六畜中,主給膳也。”正因爲如此,意指膳食的“羞”字和意爲供養的“養”字都把羊作爲它們的字根。所以王筠說:“凡食品,皆以羞統之,是羊爲膳主,故字不從牛、犬等字而從羊也。”

  六畜之中,人們選擇羊作爲“給膳”之主,是因爲羊易于豢養。很顯然,羊的宜養性是大型的牛、馬和以飼料爲食的豬所無法比擬的,而其所提供的膳食品質和數量又是犬和雞這些小型家畜、家禽也無法比擬的。加之上古時期,中原地區氣候溫濕,草木豐茂,羊的食物豐富,所以,人們選擇了羊作爲主要的家畜。

  羊宜于豢養、性情溫順、肉質鮮美,這些特征使它很容易成爲人類優秀的生物夥伴,于是人類就會不可避免地在羊身上投放更多的情感因素,並促成對羊的外在品行和內在性格的進一步認識和認同,而羊的上述特性在這種認同過程中,不可避免地被人性化,其品格中被人們欣賞的部分也就會輕易融入人類的價值觀中,如“羊大爲美”、“羊我爲義”等。而羊優異的膳食品質則會強化人們對羊的情感,從而把它視爲吉祥的象征、仁義的規範,甚至視爲神化的圖騰和宗教的聖物。

  (二)羊者祥也——羊與中國傳統宗教信仰

  羊被視爲吉祥的象征淵源極早。《墨子·明鬼下》雲:“有恐後世子孫不能敬以取羊。”這裏的“羊”字就是“祥”的意思。出土的西漢銅洗,紋面“吉祥”二字常寫作“吉羊”。許慎《說文·羊部》雲:“羊,祥也。”《示部》“祥”下說:“福也。從示羊聲,一曰善。”王國維《觀堂集林》也說:“祥,古文作羊。”從古文“羊”、“祥”通用可以看出,在古人心目中,“羊”顯然是吉祥的象征。

  羊被視爲仁義祥物,原因應首先在于羊性溫順,易于馴養,並可爲人們提供鮮美的滋味和豐富的營養。在崇尚甚至迷信自然的時代,羊的這種品格極易被神化,或被寄予種種美好的想象,或視爲神物、或視爲精靈。古代的祭祀活動將羊作爲三大用牲之一,用以作爲人、天溝通的使者,其原因也在這裏。

  《易纂言外翼》雲:“馬、牛、羊、豕、犬、雞爲六牲,祭禮所常用者,牛、羊、豕三牲也。《詩經·小雅·魚藻》雲:“三牲:牛、羊、豕。”三牲用羊由來已久,隨後演變爲中國傳統祭祀的基本犧牲。用三牲祭祀在商代已十分流行,蔔辭中有不少這方面的記載,如:

  庚子蔔:侑父乙羊九?(《甲骨文合集》21065)

  貞:三元示五羊,它示三羊。(《懷特氏所藏甲骨集》898)

  犧牲用羊也是西周流行的祭祀方式,所以,一生爲恢複周禮奔走呼號的孔子極力維護這一傳統。《論語·八佾》記載:“子貢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正因爲羊常常作爲祭品出現,所以,羊實際上具有了宗教上的含義。日本美學家今道友信先生在《關于美》一書中指出漢語“美”字中的“羊”字一定要和《論語》中“告朔之饩羊”聯系起來理解,是犧牲的象征。他說:“美比作爲道德最高概念的善還要高一級,美相當于宗教裏所說的聖,美是與聖具有同等高度的概念,甚至是作爲宗教裏的道德而存在的最高概念。”他的這種見解不無道理,在他看來,“美”是羊這種犧牲的衍化,因而具有一定的宗教意蘊。

  羊被古人視成爲遠古先民的仁義祥物,並被視爲具有一定宗教意義的聖物,很自然地演化成了一些民族的圖騰。古代西北地區有羌族,最初大約爲西北地區一個牧羊爲生的民族,《說文解字》雲:“羌,西戎牧羊人也,從人從羊,羊亦聲。”由于羊在羌人生活中的具有重要地位,所以,古代羌人十分崇羊,長期以羊爲民族圖騰,其風習一直延續到今天。另外,瑤、侗、苗等民族也大致出于同樣的原因以羊爲民族圖騰。

  (三)羊大爲美——羊與中國傳統審美取向

  在研究中國古代人審美觀念的形成中,“美”的字源學考察一直是國內外學者們關注的問題。國內學者臧克和在其《漢語文字與審美心理》一書中提出了較系統的看法,書中指出:我國古代人審美價值判斷活動與飲食、與自身的繁衍、與物産豐盛的追求以及與初民的祭祀活動有關,古代審美價值取向的古文字符的字源涵義基本上來源于視覺的感受性和味覺的感受性。臧氏的看法是正確的,他從味覺和視覺兩方面看到了“羊”與“美”的關聯,但是仍舊不夠全面,從中國古代的具體情況看,中國傳統審美取向的形成與羊的確關系密切,“美”字不僅産生于對羊的味覺感受和視覺感受,同時還産生于對羊的精神感受。味覺感受和視覺感受是直觀的,精神感受是意象的。它們盡管都是“美”産生的重要條件,但後者似乎更爲重要。

  “美”的真實含義是什麽?許慎在《說文》中的回答是:“美,甘也。從羊從大。羊在六畜,主給膳也。”王筠則曰:“羊大則肥美。”段玉裁進一步說:“甘者,五味之一,而五味之美皆曰甘。羊大則肥美。”許慎、王筠、段玉裁都試圖從人們對羊的味覺感受上談美的字源意義。

  宋代的徐铉在整理《說文解字》時對許慎關于“美”的解釋有個補充,他說:“羊大則美,故從大。”他試圖從人們對羊的視覺感受上談了美字意義的起源。這一解釋不應視爲對許慎說的一種否定,應當是對許慎說法的一種補充,從段玉裁的解釋中看,他似乎既贊同許慎的味覺說,也贊同徐铉的視覺說。

  美的價值取向還來自對羊內在特質的認識,即人們對羊的精神感受。在傳統文獻裏,羊常常被描述爲具有各種美德的義畜。《毛詩注疏·小雅·無羊》裏說:“爾羊來思,其角濈濈。”鄭玄箋注言:“此者美畜産得其所。”這裏,羊被鄭玄視爲美畜。《惠氏易說》雲:“爾羊來思,矜矜兢兢,不骞不崩,麾之以肱,畢來旣升。”羊在這裏,又是堅強和順從的形象。《春秋繁露》則說:“羔有角而不任,設備而不用,類好仁者;執之不鳴,殺之不啼,類死義者;羔食于其母必跪而受之,類知禮者。故羊之爲言猶祥與?”在董仲舒的眼裏,羊有角不觸人,殺之而不悲啼,跪享母乳,知仁、知義、知禮,集美德于一身,所以是仁人君子學習的榜樣。總之,羊的美德反映了人們對羊的精神感受和人們對羊秉性的人格化概括,而正是在這種感受和意象概括中,“羊”與“美”産生了聯系,並最終導致“羊大爲美”觀念的生成。

  “羊”成爲“美”的化身,于是它的美德就具有了人格的意義,而“美”的意義也隨之得到了擴展和引申,有了素質優良、價格貴重、完美淳良、巨大功業、志趣高尚、稱贊褒獎等意思。

  (四)羊言爲善——羊與中國傳統道德標准

  善的古字由“羊”和“誩”字組成,寫作“譱”或“善”。其意爲:“吉也,從言從羊。此與義、美同意。”從字形來看“善”爲會意字,有“競言羊”或“羊競言”之意,但不論從哪個方面講,善字都與羊字關系密切。“善”還有善良、慈善、正確等意思,但這些意思都是從對羊的認識中演化出來的。

  “羊”與“善”的關系,同樣來自人們對羊的味覺感受、視覺感受和精神感受。羊被視爲“善”的化身,不僅在于它是人類優秀的生物夥伴和食物來源,更在于它的品格被人類認同,並融入人的價值觀中。羊性情溫順、寬厚仁義、知禮有儀,其美德讓人景仰,因此,受到中國傳統道德觀念的普遍推崇。羊作爲人們祭天祭祖的犧牲,而且具有如此衆多的優良品德,很自然地,這些品性也就成了人格化的道德准則。所以,徐仲舒先生說:“蓋人以羊爲美味,故善有吉美之義。”據文獻反映,人們很早已經把“羊”的“道德”視爲人的道德准則和榜樣。《詩經·召南·羔羊》序曰:“召南之國化文王之政,在位皆節儉正直,德如羔羊也。”爲什麽說人“德如羔羊”?孔穎達解釋道:“《宗伯》注雲:羔取其群而不失其類。《士相見》注雲:羔取其群而不黨。《公羊傳》何休雲:羔取其贽之不鳴,殺之不號,乳必跪而受之,死義生禮者,此羔羊之德也。”序成于漢代,疏制于唐代,從中看出,羊的品德至遲在漢代已經衍化爲人格的道德標准。《後漢書·王渙傳》也有類似的說法,其文雲:“故洛陽令王渙,秉清修之節,蹈羔羊之義,尋心奉公,務在惠民,功業未遂,不幸早世。”所謂“羔羊之義”,說的也是人格化了的羊的優秀的道德品質。

  (五)羊我爲義(儀)——羊與中國傳統禮儀法則

  羊被視爲有仁、義、禮之德的動物,它的“德”是中國傳統道德標准制定的重要參照。然而,在“以德治國”的傳統中國社會裏,道德標准在某種程度上往往具有“法”或“禮”的意義,于是,“羊”在字源學上,又與“義(儀)”、“法(灋)”等禮法概念産生了緊密的聯系。

  關于“義”的含義,《說文》雲:“己之威儀也。”朱駿聲《通訓定聲》道“經傳多以儀爲之。”因此,“義”實際上是儀則、法度的含義。就字形分析,“義”是由“羊”和“我”組成的會意字,其意爲,“我”把“羊”置于頭頂,人羊一體,羊的品質也就內化爲“我”的品質,于是“我”就像“羊”一樣有了儀則,有了法度。

  “我”之爲“羊”爲什麽就有了儀則、法度的含義?從分析“法”的字源意義中可以找到答案。“法”的原文做“灋”,是個會意字。《說文》雲:“灋,刑也。平之如水,從水、廌,所以觸不直者去之,從去。”“灋”從“廌”,“廌”即“獬豸”,是神話傳說中的神羊,有明辨是非曲直的本領。古典文獻對此記載甚詳,《爾雅翼·廌》雲:“廌似山羊,一角,一名神羊,一名獬,東北荒中獸也。見人鬥則觸不直者,聞人論則咋不正者。”《後漢書·輿服志》雲:“獬豸,神羊,能別曲直。”《晉書·輿服志》雲:“獬豸,神羊,能觸邪佞。”《述異記·獬豸》則說:“獬豸者,一角之羊也。性知有罪。”因爲在古代法制文化中,“羊”(廌)是法度的象征,“水”有公平之意,所以,“灋”從水、從廌。這反映了“羊”與法的淵源關系。

  文字是文化的重要載體,“人類與其祖先和後代相聯接,因而得以不斷地創造文化、傳承文化,而這種聯結在很大程度上是通過語言文字來完成的。”而文字所傳遞的往往又是人類文化最基本的或最原始的信息,分析文字的字源學意義,是把握文化最早脈動的重要途徑。有賴于對于文字字源意義的考察,使我們得以窺探到“羊”與中國傳統文化深厚的淵源關系,以及文化生發時代的最原始意象。

        三、揭示“羊”與中國傳統文化的生成關系,我們不難發現,兩者是一種雙向互動的關系,當人們以自己的價值觀審視羊,並向羊的所謂優秀品德有所學習的時候,人正在外化爲“羊”;反過來,“羊”也正在外化爲人。于是,羊就成爲人化的羊,人則成爲羊化的人。傳統中國人思維特征和行爲方式的形成過程體現了這樣的生成關系。

  分析傳統中國人的性格和情感特征,我們發現的確存在一種羊化的傾向。就中國人(尤其是中原人)的性格和情感特征,梁漱溟先生在其《中國文化要義》中總結了10點,它們是:(1)自私自利;(2)勤儉;(3)愛講禮貌;(4)和平文弱;(5)知足自得;(6)守舊;(7)馬虎;(8)堅忍及殘忍;(9)韌性及彈性;(10)圓熟老到。林語堂先生則把中國人的民族性格概括爲以下15點:(1)穩健;(2)單純;(3)酷愛自然;(4)忍耐;(5)消極避世;(6)超脫老猾;(7)多生多育;(8)勤勞;(9)節儉;(10)熱愛家庭生活;(11)和平主義;(12)知足常樂;(13)幽默滑稽;(14)因循守舊;(15)耽于聲色。這15點與梁漱溟先生的10點內容大致相同,盡管梁漱溟先生的概括有些貶意,但兩者同樣都適用于傳統中國人。如果將傳統中國人的這些性格特征與我們思想意識中的羊的性格特征作比較,不難發現,這些性格特征或多或少都帶有羊化的趨向,如和平、知禮、講義、仁愛、勤儉、消極、多生、單純等,很明顯,這些性格特征的描述不僅適用于羊,同樣適用于傳統中國人。

  作者認爲,傳統中國人性格的羊化特征乃是農耕文明的産物。農耕文明極易養成以下整體的民族心理的和行爲的趨向:(1)封閉保守;(2)勤勞務實;(3)和平文弱;(4)消極避世;(5)因循守禮;(6)純樸簡單。這些趨向是養成傳統中國人性格特征的基礎,它們不僅是典型的中國人的基本特征,也是我們對于羊的性格趨向的基本印象。

  如果再做進一步的深究,作者認爲,傳統中國人性格特征的羊化現象乃是與羊有著共同的食物結構造成的。從考古發現和曆史文獻看,“我國自進入農業社會以後,飲食結構就受著農業生産水平的制約,不同的曆史時期的飲食結構也不盡相同,但整體上說,形成了以谷物爲主食、其他肉類、蔬菜瓜果爲副食的飲食方式。”飲食方式首先決定了人的體格,進而影響到人的思維方式和行爲方式,並最終影響到文化的基本形態。動物性食物養育了遊牧民族強健的體格,在與動物的周旋中形成了強悍的秉性,但他們疏于思慮,疏于精密,所以由他們創造的文化是遊移的、掠奪性的和粗疏的文化;而以農業爲主要生存方式的傳統中國人(中原人),植物性食物養育了他們纖巧靈活的體格,日日面對賴以自己精心呵護的柔弱的莊稼形成的只能是細膩、溫和的品格,但他們缺少的是剽悍的體魄、強烈的開放心態和競爭精神,所以,由他們所創造的文化自然是溫和的、精致的和充盈著思辨的文化。這種文化,我們基本上可以稱之爲“羊文化”。

  不可否認,把中國傳統文化視爲“羊文化”,與傳統提法是相背離的。我們長期以“龍”爲中華民族的精神象征,甚至有人把所謂“龍文化”視爲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但這是違背客觀事實的。“龍”,張牙舞爪、面目可怖,表現的是帝王的威嚴和權力,它應當是中國帝王文化或者說是封建政治文化的一部分,盡管其剛健有爲和昂揚向上的精神值得人們敬仰,但它畢竟不是代表廣大普通中國人的文化形象。它之所以在中國傳統文化領域成爲顯性文化,是封建社會宣揚的結果。而談及中國傳統文化的實質,顯然不能把代表帝王意志的文化符號視爲傳統文化的主要代表,倒是“羊”,卻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准確表達了大部分中國人的基本性格特征、思維方式、行爲方式,因此,作者關于中國傳統文化精神的結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實質不是龍文化,而是羊文化。

客户服务:4000-341-555 4008-168-698 訂購電話:4000-341-555 招商電話:029-86686035

公司地址:陝西省富平縣城關鎮望湖路52號


友情鏈接: 蘇甯快三彩票登录官方旗艦店

版权所有:陕西红星快三彩票登录乳业股份有限公司 陕ICP备17017988号-1

备案图标陕公网安备 61052802000065号

在線客服1